游泳

66岁骑手和63岁教练总吵架结缘因骑马放羊

2019-03-26 12:04: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本届全运会马术比赛中,有一对平凡却又传奇的老两口。 63岁的宋玉荣虽然是一名业余马术爱好者,但却为北京队获得了马术艳服舞步项目的参赛资历。但是在比赛还有一个月前,宋玉荣左臂摔骨折了,无奈之下,同为注册运动员的老伴王越陇代替妻子出战,66岁的他也成为本届全运会年龄最大的参赛运动员。

1.矛盾 恩爱老两口 却总为马术训练吵架

没有外国教练、没有昂贵的赛马,业余选手宋玉荣夫妇1亮相,就吸引了马场上周围人的眼光。昨日,记者在训练场看到了正在训练的老两口。

清瘦的王越陇骑在马上月经迟迟不来的原因,一脸严肃认真。宋玉荣个子不高但身姿挺立,略带白丝的头发整齐地在脑后竖起马尾。站在场边地她端着打着夹板的胳膊,完全投入在老伴地骑行中。“慢点、再慢点”,虽然宋玉荣的口气显得有些严厉,但只要老伴表现好的时候,她就会立马送上鼓励。夕阳西照,王越陇累得流汗,宋玉荣一边递上水,一边比划着指导老伴训练。

宋玉荣退休前曾是北京汽车工业公司的1名发动机高级工程师,王越陇曾是中国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的副总。两个人对马术的理解有些不同,宋玉荣有着工科学生典型的严谨,她认为马术不仅是一项运动,更是1门科学。而王越陇更多的时候强调的是感觉。“可能你们都想不到,不看我们俩性情都挺好,但是因为马术训练的事没少吵架”,宋玉荣告诉记者,训练前的一早他们老两口还吵架了,直到训练快开始,两个人才说话乳房胀痛有硬块。“邻近比赛了我们两个人心里都有点慌,我性子特别急,有时候说他,他自己也着急,就会生闷气,但是很快我俩就好了。”

2.结缘 内蒙古下乡插队 骑马放羊初接触

身为北京人的两口子是怎样接触上了马呢?这还要从40多年前说起。

1968年,宋玉荣夫妻到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插队,大草原上的工作离不开马的帮忙。在那里,他们第一次接触到马,“那是我们骑马的第一个阶段,骑得是蒙古马。”王越陇回想说一次,草原上下起暴风雪,根本辨不清方向的宋玉荣靠着胯下的“老马识途”才把她和羊群安全带回生产队。从那以后,他们与马结下了深厚地情谊。

离开草原上大学,再分配到北京工作,宋玉荣与马儿1别20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宋玉荣和丈夫王越陇观看了一次马术比赛,障碍的豪情超越、舞步的多姿优美把他们深深地震动了。从此便开始了马术的寻梦,而且一发不可收拾。这以后,两个人开始走上了马术的训练。

除了盛装舞步国际A级裁判和马术教练员资格证书,早在1998年,宋玉荣就曾取得国家体委颁发的艳服舞步三级科目比赛第一名的嘉奖证书。

3.烧钱 为了两匹马 平时省吃俭用

马术是烧钱的运动,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玩马的都是有钱的人。然而宋玉荣夫妇并不是大富大贵,老两口的退休金每个人都只有几千块钱。

宋玉荣夫妇有两匹爱驹,都是退役的赛马,一匹20岁的白色温血马,名叫“伊丽莎白”,另外一匹24岁的栗毛纯血马,名叫“华尔兹王子”。夫妻俩只有一个女儿,现在还生活在国外,在老两口眼中,相处多年的两匹马就像自己的孩子。“两匹马每个月最少花费5000多元,饲料费比我和老伴的伙食费都高”,养马几近花光了老两口的退休金和以前的积蓄。和很多北京人不同,老两口只有一套住房,开的车子也只是10几万的,除了有关马之外其他花钱的爱好也全都戒掉了。“现在给马看一次病,出诊费就得3000多啊”,王越陇告知记者为了能够少花钱,妻子宋玉荣学习各种马匹治疗、马匹护理方面的知识,乃至马匹调教心理学。她根据资料自己研究使用何种添加剂宝宝早上起床咳嗽什么原因,饲料怎样配比。

夫妻俩退休后的生活基本上就是,白天在马场里骑马训练,晚上回来查阅马术资料。“没有教练,我们只能靠自己揣摩。我们常常在国外的马术网站上搜索各种骑术知识,翻译了很多材料,在视频录像中,仔细琢磨骑手的动作,马匹的状态,一起讨论”,宋玉荣说,她觉得夫妻有共同爱好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遗憾的是,争取全运会入场券的关键阶段,两匹马都有伤病,没法参赛。宋玉荣只得借来一匹朋友的马,还没来得及调教的低级教学马“迪娜达”。

4.神奇 只用三个月训练出赛马

如果放在三个月前,人们都无法相信1匹教学马竟然能载着主人进入全运会这样国内顶级马术赛事。“马术比赛就是七分马,三分人”,宋玉荣和记者比划着,“你看艺术体操什么的比赛项目还讲求印象分呢,好的马1出来,裁判的印象自然好啊。”看着各省代表队动辄价值数百万元的好马,宋玉荣只本事心肠调教迪娜达。“马就像孩子一样,不能拔苗助长也不能在它心情不好的时候非逼着它学,迪娜达虽然已13岁了,但对艳服舞步她还是个新学生”,宋玉荣告知记者,参加艳服舞步圣乔治级比赛的马,嘴里都要含两根衔铁以示级别。但刚开始迪娜达却连一根衔铁都不愿入口。

5月中旬开始,宋玉荣每天与它斗争,哄着它、抚慰它、引导它。终于,在比赛开始前的20天,迪娜达乖乖地含住了两根衔铁,专业动作也做得有模有样。“我现在一天见不到马就会很想念,也很担心”,宋玉荣说道。

这中间,没钱雇用马工,宋玉荣就自己担负起刷马、铲粪、喂料等活计,还要给丈夫当教练。在北京备战全运会的期间,宋玉荣干脆和老伴一起搬到了马场住,每天围着迪娜达转。

5.曲折 上届全运前马受伤 这届比赛前人骨折

这届全运会,不是宋玉荣第一次遭受挫折,早在2009年的山东全运会,她就经历了一次打击。

山东全运会前,宋玉荣的两匹马都遇到了意外情况。一匹马的头被马棚刮出了口子,鲜血直流,缝了9针。而另外一匹马的腿意外受伤,无法参加比赛。宋玉荣只得暂时搁浅了她的全运梦。

带着更好地马匹、更好地技术和对马术更好地理解,宋玉荣对这届全运会本来很有信心,然而命运玩弄人,在上月初的一次训练中,宋玉荣左臂摔伤,没法参赛。“现在我这手端一杯水都还疼,我虽然不能上场,但可以当陪练”,宋玉荣说。

9月6日,王越陇将登上赛场。宋玉荣自满地说,“我们没有国外的教练,没有专业运动队的团队优势,但是我们享受这个与马共同进步的进程,希望老伴和迪娜达能够表现到最好就可以了。”

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 王冠楠

在本届全运会马术比赛中,有一对平凡却又传奇的老两口。 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 查金辉 摄

一个月前,宋玉荣左臂摔骨折了,无奈之下,同为注册运动员的老伴王越陇代替妻子出战。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 查金辉 摄

恩爱的老两口,却总为马术训练吵架。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 查金辉 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