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鱼不可妻 第100章 老婆走了女儿没走

2020-01-16 19:33: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鱼不可妻 第100章 老婆走了女儿没走

“萧锦黎是萧氏海鲜的总裁,萧氏珠宝也算萧氏集团下的一个分公司,这样东西对他而言并不是很珍贵的东西,而且这个是他的心意,妈妈你就接受吧。”

宋淼淼的解释虽然让秦妃琼稍微放下了一点心,但萧锦黎还是觉得妈,阿姨对自己没有一开始亲切了。

(锦鲤伤心欲绝,说好的大家都喜欢我,喜欢锦鲤的呢,你们素不素在说谎!)

由于宋淼淼要和秦妃琼说一点私密的话,萧锦黎再一次地被两个女人给赶到了另一张桌子上。

此时,咖啡店的服务生也走到萧锦黎的桌旁,拿着点单机,亲切而不失礼貌地问:“这位先生,请问你需要什么吗?我们店里有咖啡、果汁、甜品,还有意大利面和焗饭,请问你有什么比较感兴趣的吗?”

“我不想要。”

萧锦黎低头丧气地说,感觉自己被讨厌了,嘤嘤嘤超想哭。

“呃,那个客人不好意思。我们店规定进店落座的客人一定要点餐的,请不要让我为难。”

服务生万万没想到穿的人模狗样,看上去也是帅气的红的客人居然是个想要霸王座(不买东西却要坐在店里,会造成店铺潜在顾客的流失。)的人,但是遇到这样的客人也不能生气。

萧锦黎生无可恋,但是又不得点上一份,还不想被店里的服务生给赶出去,至少坐在店里还能看见淼淼和妈妈在聊天。

秦妃琼在萧锦黎离开后,也和女儿简短地交了心。

宋淼淼发现如果忘记过去的分别,忘记缺失的那段岁月,会觉得心里很舒服。过去的事情无法改变,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有萧锦黎,还有很多的新朋友,并不寂寞的同时也觉得心胸开阔了很多。

“等我到瑞典再联系吧,如果你还会改变的主意的话,瑞典还有皇家音乐学院可以选择。”

秦妃琼和女儿最后告别之后就离开了,或许萧锦黎并不能让自己安心,但是能够让女儿安心就足够了。

未来是她和他的事情,而不是她的事情。

飞机慢慢起飞,当起落架收起来,斜30°的仰角起飞后,慢慢地消失在视线里,唯一留下的是长长地跨越天空的航迹云。

站在航站楼,整片玻璃墙可以清晰地看见飞机消失在视野里,宋淼淼注视着飞机消失的方向良久。

秦妃琼走了,带着萧锦黎的礼物还有管家爷爷保存的宋淼淼从小到大照片的相册。

(锦鲤:幸好机智的本锦鲤和管家爷爷关系好,现在我也有啦~)

宋淼淼和萧锦黎回去的路上,萧锦黎还想给秦妃琼寄国际快递,把剩余的礼物都送过去,遭到了宋淼淼的拒绝后,萧锦黎乖巧地坐着,假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宋清正好也从法国回来了,还没有到前,他就从以前好友那里得知,就在刚才秦妃琼的飞机已经起飞,两个人再度错过。

“好,谢了。”

宋清有些失望的同时,也想知道她到底回来做什么,得知秦妃琼是回来想要带女儿走的时候,他有些担心宋淼淼真的会和她妈妈离开。

不过,宋淼淼并没有走,反而还是留在了s市,让他微微感到安慰的同时,也觉得自己并非孤家寡人。

当然,关于之前宋淼淼的黑料的调查也送到了他的面前。

看到那些对宋淼淼的恶意评论,宋清还是很生气的。就算宋淼淼也许没有足够的实力,但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可以说的。

尤其是其中的大半言论都并非真相,他知道长安老爷子的性格,是绝不会轻易让一个没有真才实学的家伙成为第二名的。

更令他不满意的还是吴松岭发的微博,事情之所以会变得如此一发不可收拾有很大原因都是出于吴松岭的举动,就算宋淼淼曾经拒绝他的求婚,也不必对此怀恨如此。

宋清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大徒弟平时的谦虚是否都是伪装,而上的他才是最真实的他。

虽然宋淼淼的事情并没有牵连到宋氏酒楼,可是宋清也担心有人继续揪着这件事不放,所以他也让人在上盯了几天,确定没有人再提起宋氏或是宋淼淼,才算安心。

为了惩戒一下吴松岭,宋清在这一次的内部测试中特意找机会骂了他一顿。

在自己的师弟师妹前丢脸比起在整个宋氏丢脸要好一点,宋清是这么觉得的。

但是吴松岭却因此更是恨极了宋清,他不能明白宋清的苦心,却只觉得宋清让自己丢了面子。

那些师弟、师妹们平时也未必多恭敬自己,这次之后,更是对自己颇为嘲讽,即便是荆七日常的无视也被当做荆七故意不理他。

每次看见周舟、荆七从自己的面前经过,吴松岭总觉得对方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自作多情,嘲笑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血缘的亲近。

内心黑暗的吴松岭躺在床上,怀里搂着陶莉莉,脑海里还想着宋清对自己责骂,越想越气。

他从喉咙里挤出话,阴鸷地说:“那个老匹夫,真以为我不知道是为了宋淼淼而公报私仇!就算宋淼淼是第二名又如何,她也就适合做做小店的厨师了,而未来宋氏则一定是我的东西。宋淼淼什么都不会有。”

陶莉莉靠在吴松岭的左手,亲密地说:“宋氏,不,以后吴氏肯定会是松哥的东西。你就别生气了,为了他们这些蠢蛋不值得。亲情游戏什么的,最好笑了。”

“还是你懂我。”

吴松岭拍了拍陶莉莉的脑袋,又笑出声,“放心吧,等我成了宋氏的主人,你就是宋氏的老板娘了。”

“我只要能够陪着松哥就好了,松哥对我这么好,我也帮不了你什么。”

陶莉莉听见老板娘一词,内心狂喜不已,但还是装出一副极度依赖吴松岭的模样。

吴松岭拿起陶莉莉光滑的手,摸了摸,笑眯眯地说:“你当然能帮我,宋氏的员工还需要你替我揽罗。这是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放心吧,我肯定会办好的。”

陶莉莉娇羞地笑着,被子再度盖上。

黑暗中总有一双眼睛也在盯着宋氏酒楼。

贵阳脑癫医院癫痫诊疗中心靠谱吗
成都银屑病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保定治疗宫颈炎方法
广州治疗早泄医院
厦门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