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普京的回归是美国的最大障碍

2019-07-08 18:50: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普京的回归是美国的最大障碍”

发现,对于“冷战”正式结束20周年这个日子,俄罗斯媒体似乎没有给予格外关注和反思。西方媒体和俄罗斯社会各界眼下都在认真关注3月4日的总统大选。   “华盛顿不需要莫斯科出现强人”   毫无疑问,普京将在总统大选后重新回到克里姆林宫。对此,美欧表现出了时明时暗的种种不安。按美国学者恩达尔的话说,“华盛顿不需要在莫斯科出现强人。普京的回归将成为美国和西方推行自己计划的最大障碍。”   2月1日出版的《共青团真理报》在“秘密政治”专栏用两个整版的篇幅刊载了被称为苏联空间“颜色革命专家”的美国学者弗雷德里克·威廉·恩达尔的文章,用来解读“为什么华盛顿想急于结束普京时代”。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渗入俄全境   据恩达尔披露,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011年8月公布的年报显示,该基金会已渗入俄罗斯全境。该基金会一直资助位于莫斯科的“国际中心”,而80多个跨国非政府组织可以利用该“中心”举行各种专题的发布会。该基金会还在俄罗斯资助了许多青年组织和各种形式的研讨会,用以“培养俄罗斯的青年一代领导人”、“帮助青年人提供参政的积极性”,仅2010年一年就花费278.3万美元在全俄境内资助数十个此类项目。   该基金会还特地资助俄境内选举前的各种“独立民调”和选举期间的独立观察人士。此次杜马选举期间,该基金会就直接资助俄罗斯一个名为“声音”的社会团体,专门搜集投票舞弊行为,并在第一时间通过因特对外发布舞弊线索和照片等。   2011年9月,就在12月杜马选举前,该基金会在华盛顿组织了封闭式的研讨会,只有收到正式邀请的人才能参加此次研讨会。应邀参加此会的包括俄罗斯知名民调机构“列瓦达民调机构”的代表。据该基金会官方站证实,该基金会直接出资资助“列瓦达民调机构”在俄境内搞各种民调活动,民调的题目包括选举前的络情绪调查、民众对相关政党和候选人的民意调查、社会对“主权民主”的信任高度调查等。   据悉,应邀参加2011年9月华盛顿封闭研讨会的还有俄罗斯“团结”运动组织的政治委员会成员弗拉基米尔·卡拉—穆尔扎。此人是近期俄罗斯境内一系列反普京示威活动的重要组织者。 [1][2]下一页非政府组织复制“颜色革命”套路   该基金会随后又在华盛顿组织了以“俄罗斯的青年积极性:新一代是否能够实现变革”为名的研讨会,包括美国国家民主研究所驻俄协调人在内的许多青年人发言。这实际就是按当年格鲁吉亚、乌克兰“颜色革命”和突尼斯、埃及“中东剧变”的套路在进行的前期准备。   这样,有了民调机构的支持、有了青年组织的鼓动、有了西方媒体的运作,美国的“非政府组织”正在深度介入俄罗斯当前的政治变局。   “最重要的是,绊倒……普京”   恩达尔最后说,“对于华盛顿而言,俄罗斯是否真正民主,目前显得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绊倒阻碍美国计划实施的最大障碍——普京。”因为,普京再次当选总统后会对北约采取更加强硬的军事措施,还会继续动用能源为武器逼迫德、法、意等国就范,迫使北约对俄采取更加软化的立场。此外,普京主政的俄罗斯将进一步与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伊朗,甚至是印度)加强关系。这对华盛顿很不利。   恩达尔指出,华盛顿也知道,仅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支持几次反对派示威游行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华盛顿在伊朗和叙利亚等与俄罗斯利益休戚相关的问题上采取了步步紧逼的策略。 (莫斯科2月1日电 驻俄罗斯 关健斌)

前一页[1][2]

想学seo应该具备的能力
微信抽奖小程序平台
如何使用微信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