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不灭道灵 第六十章 上一代南峰弟子?

2019-09-19 20:38: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灭道灵 第六十章 上一代南峰弟子?

林九在踏入灵门的一瞬,立刻眼前浮现一片刺目之芒,使得他双眼无法睁开,只能紧闭,耳边轰鸣回旋,更有阵阵奇异的嘶吼传遍四周。

不知过去了多久,他只觉得身体猛地一震,轰鸣消失,嘶吼散去,刹那化为了寂静。

林九双眼立刻睁开,察觉到自己站在一处数丈大小的祭坛上,其上光晕环绕,赫然有阵法加持。

环顾了下四周,这片灵墟空间范围极为广阔,但却是显得很荒凉,天空上方灰蒙如雾,有点点晶光散落,仿若星罗棋布,让人看起来不免有些迷茫,不是很清晰,宛如隔着一层纱布,只能看到那些散落的星点从薄雾当中透出,直洒地面。

林九微微吃惊,观察多时,他才发现这片灵墟上方的天空乃是真实存在,并非如那桥下谷中的群星冷月,皆是由惊世阵法构造而成。

“这是另外一片天地。”林九感慨,扫视间发现,与他同来的其余三峰首席,此刻已经不知所踪,看来进入灵门之后,几人的方位都是随机出现,由此想来,他脚下的祭坛便是传送的连接点,这种传送祭坛在灵墟空间当中,定然不止一处。

“此为不毛之地,毕竟从上古遗留至今。”

林九下了祭坛,往前走去,远方景象依旧荒无人烟,其身出现层层朦胧薄雾,行走在雾气当中,隐隐可见他身子渐渐没入其内。

不多时,当他大概步行三里左右路程,再次看到了一处祭坛,上面光泽尽失,有一些人迹残留,想来刚刚应该有人从这祭坛当中走出,只是此时已经离去。

没有停留多长时间,林九继续往前走去,他不敢腾空飞行,上方覆盖着厚厚雾气,仿佛伸手不见五指,当中存在的危险也是未知,进来之前,四峰长老就曾警告,灵墟中留有上古阵法余威,还有妖灵诞生其内,若是大意,弄不好会危及自身性命。

就这样小心翼翼行走着,许久之后,他的四周出现不少干枯的花草,直至他又是前行一段距离,周身的花草不再干枯,而是呈现一片绿色,荒凉死寂的空间也多出一缕生机。

这一路走来,林九宛如从死亡走向新生,灵墟中的怪异景象,给予他的感觉极为奇特,尤其是那些飘荡缠绕在他周身的薄雾,隐约间使得他心神出现一丝恍惚。

最终,他不再前行,盯着那些朦雾看了一会,徐徐探出手腕,忽然地,一股修为的气息从他体内散发而出,旋即猛地对着眼前游荡的雾气一抓,这一抓,一缕薄烟入手,一股实质般的感觉从掌心之中传来。

“哼!”

林九平静的神色陡然一变,皱眉之际,冷哼从他口中发出,而后大手用力往后一扯,突然,那缕被其紧握掌中的薄雾变化之下,骤然成为一只干枯发黄的手臂。

手臂被林九这么一扯,一道人形黑影从烟雾当中逐渐显现。

“果然。”

见到那道黑影的一刻,林九眼睛微微眯起,神色有些难看,连忙松开对方手臂,身子急急倒退的刹那,眼中满是警惕,掌心一拍储物袋,黑矛从其内飞出。

“砰!砰!砰。”

仅仅三步,黑影三步走出朦雾,每走一步,四面八方笼罩的烟雾就消散一些,直至三步落下,四周景象彻底曝露眼底。

先前出现生机的花草消失,乍然一看之下,林九发现,自身竟是身处一座古城之中,周围破瓦断壁,无数房屋只有碎石遗留,那高达几十多丈的城墙也不知何年早已倒塌。

这座古城

,经历了数万年岁月,时间摧残出它的沧桑,但它仍存在于这片灵墟空间内,如同一位迈入暮年的神灵,随之将死,可也保留着年盛之时的威严。

林九只是淡淡一瞥,雄伟的古城便如一道磅礴的灵威,直奔他这里,震撼心灵,使其心中的波澜久久不能平静。

可这时的他没有时间去仔细查看这座上古留下的古迹,此时此刻,雾气虽说散去,但那黑影周身依旧朦胧,细微一看,那些雾气赫然是从黑影体内喷发而出。

看到这一幕,林九倒是没有过多惊讶,他之前就已猜测,这些飘荡的雾气与那天空上方的烟雾并非同源,两者之间相隔一段虚空,一眼望去,不曾见到这些浓雾飘至上空,由此可见,此地的雾气根本就是灵法所致,要是深处其内过久,便会使之产生幻象。

“此人到底是谁?”如今,这是林九脑海中唯一的疑问,从刚才被他扯出的那条手臂看来,这道黑影是名人类,能够进入灵墟的,除了他们凡天宗的四名外门首席,剩下的便是落剑宗与尸鬼门。

就在林九脑海思绪飞转之余,远处十多丈外,那道黑影有了动作,穿着残破的长袍直奔他呼啸而来。

一股强大的神通气息更是铺天盖地,化作了凶残的杀机,眼看就要临近时,林九身子猛地又一次急速退后,这一幕变故太突然,那黑影速度之快,眨眼竟来到了林九身体三丈外,伸出枯黄的双臂,十指锋芒闪烁。

然而这时,黑影身子却是猛地一顿,直勾勾的望着林九腰间悬挂的血牌,神色露出迷茫与痛苦。

林九内心一动,体内灵力传入血牌内,顿时此牌散发血光,将那穿着残破长袍的身影映照,驱散其身上的雾气,使得林九看清了此人的样子,那是一个中年男子,但却身体枯萎,如厉鬼一样。

惨叫从这男子口中传出,他死死捂着脑袋,痛苦至极,身子更是翻转下迅速退后,几个闪落间浓雾再次涌现,将其包裹在内后,瞬间消失不见。

林九额头泌出汗水,他深吸口气,方才那中年男子给他的感觉,犹如风清云般,那种磅礴的神通气息,有那么一刻令他身体险些动弹不得,幸而对方好似惧怕这枚血牌。

“那人是修灵者不假,只是此人仿佛没有自主意识,且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沧桑的味道,这灵墟空间……古怪。”林九深吸口气,迟疑了一下,内心猛升警惕,谨慎地观察了一遍古城后,直至没有感觉到危机存在,他方才送了口气。

可突然的,前方刚刚中年男子所在位置,那里掉落着一枚令牌,见此,林九皱起眉头,向前几步,将令牌拾起。

在看清令牌的一刻,蓦然间,林九整个人微微一怔,愣在当场,脑海更是轰鸣作响,一时反应不过来。

直到心神从令牌当中收回,他脸色大变,难以置信地盯着令牌上的一面看了许久,只见其上雕刻的,竟是一个“南”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