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河南灵宝铅厂违规生产致附近儿童血铅严重超

2019-09-14 08:10: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河南灵宝铅厂违规生产致附近儿童血铅严重超标 11:34:32

  中央电视台《调查》节目2011年7月9日播出《铅污染 谁之过?》,调查河南省灵宝市矿业重镇上千村民面临铅污染的情况,以下为节目实录:

  一个三省交界的矿业重镇,孩子连续出现铅超标,上千村民面临铅污染威胁,污染源究竟来自哪里?

  一家未经环评持续非法生产的铅厂,环保部门多年疏于监管,为了经济发展,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解说:河南省灵宝市豫灵镇,地处河南省的最西端,与陕西、山西接壤,以黄金、铅等矿产资源的冶炼为主要产业。近日,我们听说这里有一些孩子发现血铅超标,为此,在这里的村庄展开调查。

  :有人吗?

  陈发孟(豫灵镇姚子头村 村民):有。

  :你好。

  陈发孟: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中央电视台的,然后我们听说你们家的小孩,有铅超标这个事,有这个事吗?

  陈发孟:有。

  解说:小陈家所在的村庄位于豫灵镇东边的姚子头村,属于南村村民小组,经过多方打听,我们才找到了他。

  :你什么时候发现你们家小孩有这个铅超标的?

  陈发孟:我记着具体时间是2008年的秋季,就是掰玉米的时候。

  解说:血铅是指血液中的铅含量,如果超过了正常的数值,对人体有可能造成多种危害,但最初小陈并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和血铅超标有什么关系。

  陈发孟:小孩那个时候,只有一岁零两个月,一直等于是抽风呢。

  :当时她抽风是什么症状?

  陈发孟:就是牙齿咬紧,眼睛往上翻,就是什么也不知道,就是昏过去了,一个月都要抽两次,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到我们镇医院去,叫医生看,医生说一量(体温)也不发烧,他说,那他们看不了。

  解说:为了搞清楚孩子抽搐的病因,小陈带着孩子又到了陕西的潼关、西安等几家医院进行了多项检查,但都没有明确的结果。一直到2009年的一天,小陈带孩子来到了西安市儿童医院,这一天小陈一直记得很清楚。

  陈发孟:到十月十八号,我们去照动态脑电图,一照 (医生)说,估计有点癫痫,也有癫痫症状,看着也像有症状,最后医生说,你再给小孩化验一下微量元素什么的,我说那可以,一化验,说别的什么都正常,就是铅超得特别厉害,记得第一次检查是306,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

  解说:这份化验单上,小陈的女儿海燕的血铅含量显示每升306微克。当时,小陈第一次听说了“血铅超标”这个词。

  :那医生当时有没有跟你说这个数值是正常的?

  陈发孟:还是不正常的,不正常的,医生说0至100是正常的,超过100都是超了。

  解说:在姚子头村南村组,调查时发现:并不止海燕一个孩子被检测出血铅超标。

  :我们是中央电视台的,我们听说这个村里边,有小孩儿铅超标,你们家有小孩儿有铅超标吗?

  司江涛(豫灵镇姚子头村 村民):有,那是一月份的时候。

  :要去给她做这个检查?

  司江涛:就去年前几个月的时候,孩子老说她眼睛看不清楚,我们大人没管那事,没管那事,后来有一天,她那个幼儿园突然老师打跟我们说,说孩子头疼、头晕,我们就怀疑说,是不是那个他们就说是那个急性脑膜炎。

  解说:司江涛和丈夫田平平带着6岁的孩子去了三门峡市,一会儿被怀疑是脑膜炎,一会儿怀疑是先天性青光眼。医生建议他们带着孩子到郑州检查,但检查了几天,依然没有查出问题,在司江涛哥哥的提示下,他们决定给孩子化验重金属。

  司江涛:本身他是搞那个医疗器械的,当时在郑州这个化验单,我哥取的时候,他打问那医生,医生说咱们这儿没有这么高的铅,以为是化验错了,这个化验单他当时说,医生化验了三遍,他们说像(血铅含量)这么高的,要住院,不给开药,不给开药然后我们,也就没开药就回来了。

  解说:在小陈家隔壁,我们又找到了第三个经医院检测发现血铅超标的孩子。

  :化验的铅的数值是多少?

  张秀玲(豫灵镇姚子头村 村民):160。

  :160,当时医生怎么讲的?

  张秀玲:那医生就是说这娃血铅有点高,回去给娃喝点药。

  :那三个月以后效果怎么样?

  张秀玲:那现在看感冒要好点。

  解说:小陈家海燕的血铅值是306微克每升,田平平家的女儿血铅值是491微克每升,张秀玲儿子的血铅值是160微克每升,那么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呢?根据国际血铅诊断标准,正常血铅水平在微克每升,而微克每升为铅超标,微克每升为轻度超标,微克每升为中度超标,等于或高于450微克每升为重度超标。

  血铅超标很容易引发铅中毒对人体造成危害,那么这种危害具体是怎样的呢?我们找到了卫生部国家职业病诊断鉴定技术指导委员会副主任赵金垣教授。

  :什么情况下叫血铅中毒呢?

  赵金垣(卫生部国家职业病诊断鉴定技术指导委员会 副主任):身体明显的损伤,这种化学物质造成的损伤我们叫中毒了。偶尔的血铅增高并不是引起铅中毒。

  :那也就是说血铅中毒跟它持续的时间有关系?

  赵金垣:是。

  :跟它的这个含量有关系吗?

  赵金垣:对。

  :两个都有关系,即使是超过100(微克每升)?持续很长时间也可以称为血铅中毒吗?

  赵金垣:虽然你这个剂量不是太高,但是随着时间的积累它照样可以造成损伤。

  解说:小陈的女儿海燕在2009年10月第一次检测出血铅超标后,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共检测过三次血铅,三次全部超标。田平平家的孩子也做过两次血铅检测,两次都超标,这也就意味着这两个孩子可能已经属于血铅中毒。

  :你了解的铅超标对小孩主要影响是什么?

  张秀玲:要控制这个铅。铅要是高到一定程度对娃大脑发育要有影响。

  陈发孟:我就问医生我说,铅超标怎么还能引起抽风?医生跟我说,铅超标特别对小孩的大脑发育影响很大。

  :如果这个小孩发生了铅超标甚至铅中毒,他身体上会出现哪些症状?

  赵金垣:比较敏感的有几个:第一敏感就是造血,所以小儿一旦接触铅以后,第一反应就是,他造血受到抑制,所以说小儿他会产生贫血;第二,造成我们神经系统的功能紊乱,这是一点。我特别强调一点就是,小儿他的神经系统发育不健全,一旦受到影响的话,所以表现特别明显,所以小儿在智力上,在他的精神状态上,跟成人比起来,他更为突出。

  解说:姚子头村南村组共有二十多户人家,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检测过血铅,那么体内铅超标在这里到底是个别现象还是普遍现象?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环境修复中心近年来一直在致力于重金属污染的研究,在他们的建议和帮助下,我们对姚子头南村组进行了一次发铅的抽样检测,也就是通过对头发中的铅含量的测定,来判定人体内的铅含量是否超标。我们走访了姚子头村南村组的十几户,从中随机抽样了十五人,取得的发铅将被送到北京进行检测,几天后将出检测结果。

  在发现三个孩子血铅超标以后,三个家庭都一直在喂孩子吃药排铅,虽然已经进行了治疗,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孩子的血铅指标并没有如期望般恢复正常。今年五月,小陈第三次带孩子检查了血铅,结果为340微克每升,那么为什么治疗以后血铅值依然居高不下呢?

  陈发孟:医生说,首先你那儿肯定你那儿的环境肯定不好。

  :在我们采访当中,有这么一个孩子,他这个情况有点复杂发现血铅超标,(就开始)排铅,然后他又回到原来的生活环境当中生活,然后第三次他发现又高了。

  赵金垣:铅从理论上讲不应该在我们身体里出现,我们可以在身体里查到铅,那么铅超标的来源是什么呢?污染。治疗第一要点,就是一定要脱离这个毒物的再接触,你把这个源掐断这点很重要。

  解说:根据专家介绍,如果没有明显的身体症状,一般来说并不需要吃排铅药,只要做适当的食疗就可以,但如果不能切断铅入侵身体的来源,不管吃多少药物治疗铅超标都是无法遏制的。那么,姚子头村是不是处在被污染的环境中?如果是,这个污染源到底在哪里?

  解说:在调查中,一说到铅超标和污染,很多村民都首先想到了姚子头村附近的一家铅厂。

  :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家附近有没有污染?

  陈发孟:我们家附近有污染,我们家附近,有个铅厂。

  :什么样的铅厂?

  陈发孟:别人都说是叫志成金铅有限公司。

  解说:在小陈家所在的姚子头村北边大约一公里左右,有一家当地最大的铅冶炼企业——河南志成金铅股份有限公司。每年生产粗铅十万吨,电解铅六万吨,站在姚子头村南村组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家铅厂高高耸立的烟囱。

  :你为什么会怀疑它呢?

  陈发孟:我只能怀疑它,以前它没有(的时候) 建厂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个现象。

  :它是哪年建的厂?

  陈发孟:它是2005年吧。

  :那这个厂建成了以后,你觉得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吗?

  陈发孟:反正是空气就是不好。

  :怎么不好?

  陈发孟:有时候,有时候的晚上,人出去到外边坐着,空气特别呛,呛。

  :这个铅厂会有污染吗你觉得?

  村民:那肯定有污染,怎么能没污染,有时候一刮风就有树梢都,你看树叶就明显地能看到,树叶它黄了以后脱落。

  解说:根据铅超标的医学原理,在姚子头村南村组附近一定存在某种污染源。据村民们反映,旁边的志成金铅公司是最大的怀疑对象,那么这家铅冶炼厂和姚子头村出现的铅超标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系?我们请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的科技人员对这里的环境展开调查。

  :你们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检测这家冶炼厂对周围的环境是不是有污染?

  周小勇(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 博士):主要是土壤。

  :通过检测土壤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反映这个污染程度?

  周小勇:检测当地的土壤与清洁区的土壤进行比较的话,基本可以确定这个污染的来源。

  :那我看到你们带的这个仪器,这个仪器是做什么用的?

  周小勇:这个仪器它是可以快速原位地检测,土壤当中的重金属含量。:就是通过它可以检测出这个土壤当中含铅的量吗?

  周小勇:可以。

  :需要多长时间?

  周小勇:一分钟就可以了。

  :准确度怎么样

  周小勇:90%多。

  解说:据GPS(全球定位系统)定位测量姚子头村南村组,距离志成金铅公司大约1.5公里,在周博士和他的助手的带领下,我们先检测了小陈家附近的土壤,周博士和助手严格按照技术规范,挖取了地表至以下二十公分的土壤进行了检测。

  :现在测的结果怎么样?

  周小勇:现在测的铅是1300多,1300ppm(百万分之一千三)。

  解说:经过现场测试,周博士告诉小陈家旁边的田地里的铅含量已经超出正常值将近4倍,但是仅凭一个数据还不能完全判定,志成金铅公司对周围土壤环境的影响还需要更全面、科学地取样,并在实验室完成准确的检测与分析。在志成金铅公司周围远近不同的位置,我们采取了二十份土样,并委托中国检验检疫科学院综合检测中心进行检测,这家检测中心是国家认证的第三方检测机构,与全球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达成互认协议,检测报告具有国际公信力。

  姚子头村是否存在普遍的铅超标?志成金铅公司是否就是污染源?要得到这个问题的准确答案,还要等待发铅和土壤的最终检测结果,但对于姚子头村已经血铅超标的孩子来说,等待的时间越长就意味着更大的威胁。

  :有没有想过别的办法?

  陈发孟:当时医生建议我,让我找一下政府部门,可是我去年找了,到政府去找了一下,人家跟我说这是属于环保部门管。今年五月二十几号,我就直接上环保部门。

  :你找的哪个环保部门?

  陈发孟:就是我们镇上的环保分局吧,我就跟他说,我的小孩铅超得特别厉害,你看是怎么回事,他就问我,你觉得你小孩铅超得那么厉害,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因为我心想,你是环保的工作人员,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我一个农民,我也不敢跟你妄下结论。

  :他既然问你了,而且你也有怀疑是这家铅厂引起的,你为什么不愿意跟他说呢?

  陈发孟:有些事情我害怕说了解决不了问题,还要惹更大的麻烦,我就没有。

  :你说的这个麻烦是指什么?

  陈发孟:因为我只有一个人也身单力薄的,我害怕人家也不给我办,我就没有去找。

  :你当时是觉得这个事没有希望解决了?

  陈发孟:没有希望,我就再也没有,我就再也没有想这个事情能解决。

  解说:在姚子头村南村组调查采访时发现,虽然他们生活在刺鼻的气味里,虽然他们也时常听说同村或者邻村的孩子血铅超标,但是,几乎没有人向当地有关部门直接反映过污染的问题。那么当地政府和环保部门是否察觉过这个问题呢?志成金铅公司的污染排放是否存在问题呢?

  :这一两年有没有接到过关于对这个豫灵镇空气污染的举报?

  许晓波(灵宝市豫灵镇 副镇长):我们政府这一块没有举报,可能大部分举报都在环保分局吧,应该是。有关环保分局这一块是否收到我还不太清楚。

  :到现在接到的举报里面,有没有关于污染对人体有危害的这样的举报?

  郭新辉(灵宝市豫灵镇环保分局 局长):对人体有危害的,反正我来以后没收到过,没收到过。

  解说:豫灵镇环保分局成立于2010年11月,专门负责豫灵镇范围内的环境监察,尤其是对企业排污情况的定期检查,志成金铅公司作为大型企业每周有专人负责检查。

  郭新辉:据我所知,这个豫灵镇的志城公司是属于(环保)国控,去年是(环保)省控,今年升为(环保)国控。

  :具体怎么来重点监控?

  郭新辉:它就从监控。

  :具体是怎么实现的?

  郭新辉:比如说它有一个测试设备,比如说测声、测气,测这个(数据)通过络传到,它那个监控室,超标不超标它一下就知道了,然后再通知省、省再通知地方。

  :这个监控仪器能够很准确地24小时都把它的排放数据传送过去吗?

  郭新辉:全部传送过去。

  解说:根据豫灵镇政府和环保部门的说法,志成金铅股份有限公司的排放都在相关部门的严格监测下,排污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他们也从未发现当地环境有被铅污染的迹象,但它附近的村庄却出现了血铅超标的孩子。那么,污染源究竟在哪里?我们对土壤和头发铅含量的检测会告诉我们怎样的答案呢?

  解说:几天以后,中国检验检疫科学院综合检测中心对志成金铅公司周围土壤的检测报告终于有了结果,20份土样的检测数据基本都超标2-3倍,在姚子头村南村组所取的土样超标尤为明显,超标4.8倍。

  周小勇:南村周边,我们采了4个混合土样,它最高值达到1687,最低的也有863,就是说它这个表层土壤的铅污染状况还是比较严重的。

  :那现在根据这个数据来看的话这个意味着什么?

  周小勇:可能会对周边村民健康造成一定危害。

  解说:随后,我们委托中国科学院地理资源研究所对姚子头村南村组所做的发铅随机抽样检测结果也出来了,结果显示,在15份发样中有13份超标,其中有8名14岁以下的儿童超标最高的已经达到14.6倍。

  周小勇:87%左右样品超标,就是发铅超标。

  :那根据我们这个随机的取样检测能否判定姚子头南村已经存在大比例人群的铅超标?

  周小勇:从这个抽样结果来看的话基本上可以定性得出,姚子头村大部分人可能是发铅超标,尤其是儿童这一块,从我们现有的调查数据来看基本上是100%儿童发铅超标。

  解说:陈同斌,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土壤学会土壤环境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生态学会污染生态专业委员会副主任,“863计划”土壤修复领域首席专家。

  陈同斌(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 环境修复中心主任):总体的结论是可以肯定的这个土壤受到了铅的污染。

  :那现在能不能确认姚子头村这些人经过检测以后,头发上的铅超标跟这个厂之间是有因果关系的?

  陈同斌:从现在掌握的信息来看它们之间有因果关系,但是这个厂子是不是惟一的污染源等等,这样一些结论我们不好肯定,但是它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污染源,这个我们到目前来说,应该说有比较大的把握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解说:从2008年开始志成金铅公司被纳入了环保监控单位,直接由河南省环保厅对它进行24小时的排污监控,并显示一直达标排放,那么志成公司的污染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呢?

  张宏谋(灵宝市环保局 局长):按照国家这个排放标准,如果企业能够达到排放(标准)不会造成危害群众,身体健康的污染。

  :那您这种看法有根据吗?

  张宏谋:那是国家规定标准,我们只能按国家这个执行,我想它不会造成那种血铅超标污染这种情况。

  :根据检测的结果来看的话,它的排放一直都是达标的,但是根据检测报告来看的话它又发生了污染,这种矛盾现象怎么解释?

  陈同斌:我们分析的原因可能有两个方面:第一个就说,现在做一个监测都是达标的,那么不意味着过去它都是达标的;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即便是达标的,不一定是安全的。因为我们过去环保科研支持力度,很多基础的工作做得也并不是很到位,就是在这些数据的支撑上边往往不足以让我们很好地去把握和制订一个环保标准的临界值,有的时候我们可能定得太严了,就所有人都达不到,那么有的时候,我们环保标准定得太松了,很多企业都能够达标,但是对居民的健康保护往往又没有做好。

  解说:其实对于炼铅企业的环保要求,除了排放达标,还有一项至关重要的标准,这就是卫生防护距离。也就是说在靠近炼铅企业的一定距离范围内,即使达标排放,污染也是无法避免的。所以在对炼铅企业进行环境评价时,必须要确定选址的卫生防护距离以保证在防护距离范围内,没有居民受到铅污染的威胁。那么在2008年对志成公司进行24小时监测以前,这家公司的排放是否达标?它的卫生防护距离又是否经过了环评呢?我们对志成金铅公司展开进一步调查。

  张小成(河南志成金铅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我们选址的时候都是在防护距离以内。

  解说:志成金铅公司向我们提供的一份改扩建项目的环评报告引起了我们格外的注意,在这一份2006年4月进行的环评报告中,为了确定卫生防护距离,环评单位三门峡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所曾委托三门峡市疾控中心,对志成公司旁边的一个叫麻庄村的两百位村民进行了血铅检查。

  :这份环境评价报告您看过吗?

  张小成:我看过。

  :那你知道当时对你们厂周围的两百人进行血铅检测的结果吗?

  张小成:我知道。

  :什么结果?

  张小成:基本正常。

  :在这个正常值以内,您知道正常值是多少吗?

  张小成:不是很知道。

  解说:在这份检测报告中,绝大多数被检测对象的血铅指标都超过了100微克每升,也就是说绝大部分被抽检的对象都存在着血铅超标的现象,甚至有两位当时就已经被认定为血铅中毒。

  :这个评价报告里面有一个结论:根据血铅、尿铅检测结果可以看出现有工程生产已对附近的人群健康造成一定程度的危害,建议单位应该定期组织驱铅治疗。

  张小成:不知道,不清楚。

  :这个涉及到您这个企业对周围的老百姓会不会有危害,涉及到您这个企业的选址是不是能够成立,您作为企业的负责人不关心吗?

  张小成:这个具体我说的不是很清楚。

  :就是对志成金铅公司的富氧底吹这个项目的环境报告里面,有一个对它周围人群的抽样检查,检查血铅是否超标,这个情况您了解吗?

  张宏谋:这个不太了解,你这样说我也是第一次听到。

  :这个是不是属于你们的工作范围之内的?

  张宏谋:这个不属于我们的范围,因为我们参与的话只是请专家,对于审批他们来管这事。

  解说:在2006年4月的这份环评报告中,尽管已经发现周围村庄存在铅污染,但最终到2007年志成金铅公司的扩建项目仍然获得了河南省环保厅的批复,并于2008年开始建设,据志成公司介绍这个扩建项目采用了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炼铅工艺,叫富氧底吹。但在调查时发现:这个新项目一直都没有通过验收,也没有开始生产。

  :那现在你们在生产的时候,炼铅的时候主要是用什么工艺?

  张小成:目前我们采用的还是烧结机。

  张宏谋:这个2005年,我们按照省要求,当时河南省提出来就是要上新的工艺,就是烧结机了。

  解说:由于豫灵镇铅矿资源丰富,上世纪90年代就兴起了大大小小十几家炼铅厂。2005年4月,为了提高环保水平,豫灵镇原有的14家小炼铅厂被关闭整合,组建了志成金铅股份有限公司,当时采用的就是烧结机工艺,从那时到现在志成公司赖以生存的一直是这套工艺,烧结机工艺与从前小炼铅企业采用的淘汰工艺相比较而言,铅和二氧化硫等污染物的排放大大减少,那么这种生产工艺的污染物排放对周围又有多大的影响呢?当时的环评报告又是怎么表述的呢?

  :这个烧结机工艺的环评报告是什么时候做的?那个环评报告有吗?

  张小成:当时在申报程序上不是很严格的,主要就是说当时我们先没做环评。

  :你是说当初烧结机工艺就没有做环评报告?

  张小成:当时没做。

  :当时在2005年的时候,志成金铅公司的环评,灵宝市环保局有没有参与?

  张宏谋:这个参与了,2005年灵宝市四家铅业在省里备案的都是烧结机,当时的话河南省实行的是备案制。

  :当时志成公司上烧结机工艺的时候并没有进行环评?

  张宏谋:没有开始环评,但是已经备案了。

  :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法规,仅仅备案这个烧结机工艺就可以上马生产吗?

  张宏谋:不可以。

  :那为什么它还会在那个时候开始生产呢?

  张宏谋:它是这样,当时备案后,他们回来就已经筹备了,这又牵扯地方发展与国家政策矛盾,你说我们这儿项目一确立以后,从三门峡到灵宝市委市政府就要求企业赶紧当年立项,当年投资建设,当年见效,所以往往出现这种情况就是,这个以为安全上没有关系了基本上审核大原则上通过了,然后就是走程序的问题的话,地方上可能就擅自建设投产了,这也是一种环境违法行为,但是的话这种现象也比较普遍。

  :从你们灵宝市环保局的职能上讲,如果发现有一家企业,没有通过环评它正在生产,你们有没有权力或者这个职责去要求它停产?

  张宏谋:有。

  :当时要求了吗?

  张宏谋:要求了,要求它们停止建设,办理有关环评手续。

  :你们当时给他下过正式的通知吗?

  张宏谋:应该下过正式的通知,当时一连地给他们下过通知,制止了。

  :有效果吗?

  张宏谋:没效果。

  :为什么?

  张宏谋:原因多方面的,一个的话,这个企业也是一个民营企业,当地党委、政府也是重视的,我们就是打比方,是四面楚歌,做不到位,上级环保部门有意见,做到位了,当地政府也嫌经济发展,也有意见,不出事,相安无事,一出事的话,你们环保部门干什么?现在不是环保自己能够力所能及能够干到的,我觉得目前环保处的位置基本上在风口浪尖吧。

  解说:从2006年年底投产到2010年,志成金铅公司每年为豫灵镇上缴利税为两千多万元,成为豫灵镇乃至灵宝市的龙头企业,靠的就是这套并没有经过环评的烧结机工艺生产设备,但其实志成金铅公司的非法生产,在2008年河南省的环保专项行动中就被发现,并被列入当年的环保黑名单。

  :这有一个通知,这里边是这么讲的?将该公司列为挂牌督办,明确要求该公司拆除不符合环评批复的烧结机设备。

  张小成:这个它是说,当时指的不符合,就是说我们,在申报的一些程序上不符合,但是我们后来给省厅写的一些申请,最后就给我们也通过专家验收批准了。

  :但这个跟环评报告是有区别的,这里面有一些内容是没有的,特别是对选址,选址的评价没有?从技术问题上来讲,烧结机工艺比富氧底吹工艺要落后一点是吧?

  张小成:是。

  :那么富氧底吹工艺,你在做环评报告的时候,考虑到了选址的问题,要保证周围老百姓身体的健康,那么你在做落后工艺这个时候,你怎么来保证你周围老百姓身体的健康?

  张小成:这个是那个什么,限期治理的,就是说我们已经建成了,我们已经建得差不多了,然后才补的手续,你说孩子都生下来了,你再让它去说,你当时为什么要生这个孩子的时候,那不是就有点晚了?:项目已经建成了,就不去考虑是不是会影响周围老百姓的健康了吗?

  张小成:不是不考虑,当时我们可能建的时候,我们对这方面因为当时环保这块,我们不是很了解的。

  :你们对它周围的环境进行过监测吗?

  张宏谋:我们主要检测它的烟囱排放标准和污水排放,周围不检测,也没什么可检测的,就检测这两样东西。

  :那从我们国家的法律法规来讲,任何一个企业上马的时候,特别是大型企业,高污染企业都要求环评,如果没有环评的话会造成什么后果?

  张宏谋:那是环境违法行为,按照国家产业政策处罚50万,责令清产或者关停。

  :那当时对志成有过罚款吗?

  张宏谋:罚过30万吧。

  :那罚完了以后,志成(公司)还是接着继续生产吗?

  张宏谋:罚完了以后,不是省厅它等于默认这个事,就是通过综合整治达到环保要求,又同意让它生产了,又出现这个情况。

  解说:尽管志成金铅公司的烧结机生产工艺最终在2009年获得了河南省环保部门的验收,准许生产,但是在验收报告中,没有看到这项炼铅工艺关于选址的评价分析,这也就意味着志成公司,近五年来的生产是否对周围造成铅污染?污染有多大?一直没有相关部门去追究。

  解说:从2006年底到现在,志成金铅公司一直在生产的烧结机工艺设备,没有进行环评,没有对选址进行评价分析,我们也无法准确获知它的卫生防护距离,但是在2006年4月对志成公司富氧底吹扩建项目的环评报告中,对卫生防护距离做出了明确规定:600米。当时检查200名村民,发现大量血铅超标的村庄麻庄村距离志成公司就是600米,富氧底吹工艺在污染排放方面要大大优于烧结机,所以可以推断:烧结机工艺的卫生防护距离至少不能小于600米,但是在志成公司旁边,有一个村庄就在600米的范围以内。

  :这里是姚子头村的,另一个村民小组下姚子头村。在2006年对志成金铅公司的一份环评报告中,河南省环保厅要求这个村庄的住户必须搬迁,原因是这个村庄距离志成金铅公司只有350米,不仅处在铅污染的安全防护距离以内,而且处在易受污染的下风向。当时,豫灵镇政府也做出了搬迁的承诺,但是,四五年以来,这里的居民一直生活在铅污染的威胁范围之内。

  :居民一直没有搬迁,你有没有担心过?因为你们排出的废气影响周围老百姓的健康。

  张小成:我们富氧底吹这块,我们搬迁不到位我们不生产,所以我们每天也在找政府,我说你看我投资这么大,投资起来了,我生产不了,我们也冤的不行,也很为难。

  :你真的认为你们以前排出的废气,对你周围的老百姓没有危害吗?

  张小成:500米以内肯定有影响。

  :那你的500米范围之内是有住户的,你有没有去考虑这个问题?

  张小成:这个以前没有,真没有。

  :有没有去检查过周围居民的身体?

  张小成:这不是我们工作范围。

  解说:下姚子头村的搬迁一直未能实施,直到2010年10月志成富氧底吹工程建成,因防护距离没有到位而不能满足环评要求,导致其无法开工,由此带来的是耗资两亿多元的项目闲置,而豫灵镇政府才开始启动搬迁工作。

  :那你们在搬迁之前的时候,因为这个村的人,已经在这儿住了很长了时间了,志成公司也在这儿生产了,大概有几年的时间,那么有没有去检查一下,在这几年里有没有可能对这些人身体造成危害?

  许晓波:因为这方面作为政府是一个宏观的管理,是组织、协调,配合相关的职能部门在做这项工作。

  :有没有检查过老百姓的身体检查过他们的血铅有没有超标?

  许晓波:因为这个事也没有群众说这个事情,我们也没有做这方面的工作。

  解说:下姚子头村是距离志成金铅公司最近的村庄,一提起污染村民们最先想到的是地里的庄稼,还曾为此找过志成公司。

  :什么时候去找的?

  赵春院(豫灵镇姚子头村村民):2008年还有2008年以前。

  :当时污染的情况是个什么情况?

  赵春院:污染以后就是减产了,小麦能减产将近一半,一般的亩产都在一千斤、八百斤,这一污染了以后,它就三四百斤,玉米呢,玉米减少得更严重一点,离它近的基本就是绝收,离它远的就是收一点儿。

  :铅污染对于这个庄稼,对于农作物具体有什么样的影响?

  陈同斌:铅对庄稼也是有毒害作用的,根据我们看到这个结果,浓度非常高,而且在这种浓度下,有可能种庄稼的话,生长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甚至很难成长起来都是有可能的。

  :当时你们村一共有多少庄稼,多少亩土地,受到它这个污染了?

  赵春院:百十来亩,一百多亩我们这儿。

  :这个治理跟修复难度有多大?

  陈同斌:第一个是技术上是非常困难的;第二个是成本非常昂贵。

  :那如果不修复、不治理的话,这个土壤的污染,铅污染能够持续多长时间?

  陈同斌:那有可能就是上百年甚至于更长时间都是可能的,所以我们居民在盖房子的时候必须要选择一些没有铅污染的地方来盖房子。

  :那是不是说意味着这个地方实际上不适宜人居住了?

  陈同斌:从现在的检测结果的来看到一千毫克每公斤的话,实际上就是这块地,即便不种庄稼,拿来盖房子它都是不合适的,就是作为居住或者建设用地,它都已经有非常大的健康风险了。

  解说:下姚子头村的搬迁涉及101户,460人,他们将要搬去的地方其实就在小陈家的姚子头村南村组,这里虽然距离志成公司已经有1.5至2公里,但周围的土壤经我们取样监测,实验结果显示:它的铅含量已经严重超标。目前,姚子头村南村组的这一大片空地正在规划新农村的样板工程,并计划于8月动工建设。

  许晓波:我们建设新农村建设,新型住宅小区建设分布实施也有好几个村,这也是其中之一,就是提出来把下姚子头村的搬迁整体搬迁和新农村建设结合起来。

  解说:2005年,灵宝市提出了打造“中国铅都”的产业规划,到“十一五”末,把灵宝打造成中国最大的铅冶炼基地,将全市的炼铅小企业整合成几家年大型企业,每年铅产量达到40万吨,志成金铅公司就是其中之一。这些年来,无论是灵宝市,还是豫灵镇,为了达成这一目标不遗余力。目前,志成金铅公司已经计划上市,然而在这个经济蓝图的背后是环保部门对非法生产的无能为力,是当地政府对污染危害的视而不见,是上千村民和孩子们默默承受的污染之痛与渺茫的希望。或许,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都不曾真正反思过,以生命为代价的经济发展还有未来吗?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治筋骨疼痛好用的外敷中药
腹泻拉水怎么办
婴儿流鼻血
幼儿口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