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仙玄传说 第四百一十五章 墨枢显威

2020-01-16 19:58: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玄传说 第四百一十五章 墨枢显威

几人到达汇阳城后.先由燕小霞取出符纸來做法.但并未寻到熊巨的气息.

于是几人便一同前往冰月想看看情况.过去才发现冰月已经人去楼空.只留下遍地的残骸.慕重山等人的尸首却不在其中.

“柔儿.你别担心.那秦逆流纵然与我仇深似海.但他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又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人物.不会拿岳父的遗体出气的.”霍君白见慕以柔眼内泪花闪动.知道她心中所担心之事.连声安慰说道.

“不错.朕的确不会用死人出气.只会用活人泄愤……”正在这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从几人身后响起.

“秦逆流.”几人闻声.心内同时一惊.一起转过头來.

只见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冷冷的站在几人身后不远处.从他身上释放着阴冷的杀气.慕以柔虽然未见过此人.但从他体内释放出的气势來看.知道他一定是秦逆流.咬着银牙问道:“我爹爹呢.”

“死人朕沒兴趣.一把火烧了.也不知道哪一堆才是令尊.”秦逆流哼了一声.缓步走上.

“看招.”慕以柔心想父亲为救自己不幸逝世.死后竟然被付之一炬.连全尸也沒落下.心如刀绞.已经持着将邪战刃冲秦逆流扑去.

她的武功在登峰境界时就堪比宗师境界初期.此时经过和霍君白阴阳调和之后.已经匹敌入圣境界的修为.再加上她在城中界获得的将邪战刃.此时她的实力足可以挑战武圣境界初期的对手.

“小妮子好胆.”秦逆流双眉倒轩.不避不让.整个身体突然拔起.冲着慕以柔迎面撞來.

“小心.”燕小霞和霍君白担心慕以柔.同时喝了一声.双双抢上.

迎着一前两后的三人.秦逆流面露冷笑.而身型也并未有丝毫停顿.甚至连那强大蓝色的战气甚至都未召出.

持有将邪战刃的慕以柔不仅气势十足.连速度也是极快.在这样的高速运动下.她的整个身体似乎都有些虚化起來.看起來更像是一团拉长的幻影.

反观秦逆流.他的速度看起來虽然与慕以柔不相上下.但他的躯体却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到他身上衣衫的每一个皱褶.甚至他脸上轻蔑的表情都看的清清楚楚.

当霍君白和燕小霞看清这一切的时候.慕以柔和秦逆流已经撞在了一起.不.应该说慕以柔已经穿过了秦逆流.

在二人错身之时.将邪战刃的后端以一个非常巧妙的角度挑向秦逆流的背脊.因为将邪战刃两端都是剑刃.换作普通敌人.这一击已经将他的背脊剖开了.

但武圣又怎能算是普通的敌人.而秦逆流.他在武圣之中.也是佼佼者.

“嘭.”霍君白只觉眼前突然一花.一只手掌已经托在自己肋下.接着便是腾云驾雾的感觉.

“嘭.”

背脊着地的霍君白只觉全身犹如被天雷所击.一股酥麻的感觉传遍了全身的每一处.深深的印在了自己的骨髓之中.

同时.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高高跃起.只不过那姿势有些奇怪.整个身体与地面保持水平.面部的表情则是惊愕中夹杂着迷茫.

那飞起的身影.正是燕小霞.

霍君白和燕小霞.二人呈相反的方向.一前一后.高高飞起.然后同样重重的摔在地面之上.

正是秦逆流以绝世的身法.绕开了正面攻來的慕以柔.然后分身发掌.将两人几乎同时制服.这样的速度.堪称鬼魅.

足尖在地面狠狠一点.慕以柔一言不发.身子反跃过來.将邪战刃的一端闪着寒光.直点向秦逆流的背心.

这一切的一切.包括慕以柔和秦逆流的见面.秦逆流向霍燕两人发动的攻击.以及现在她反身的一跃.都发生在一瞬间之内.虽说只是一刹那.但毕竟有一个时间上的先后.只是这一瞬间中的一先一后.战斗便已经接近了尾声.

“你是慕家小姐罢.”双手一招.两个人的躯体便已经飞到秦逆流掌握之中.大手如铁钳一般捏上了霍君白和燕小霞的后颈.秦逆流微眯着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慕以柔冷声问道.

倒抽一口凉气.慕以柔知道他劲力只要稍微一加.霍君白和燕小霞的颈骨立刻会裂成千百块.只能将手中将邪战刃插在地上.借阻力将自己的身躯停下.声音微微发颤:“快放了他们.”

“放了他们.”鼻中轻轻一哼.秦逆流依然是面无表情.顿了顿.才发问道:“朕听慕重海说.慕家小姐拥有‘武意’中的‘明心’.今日一见.果然了得.竟然在朕的攻势下能保持住气度不减.”

慕以柔不知道他所问何意.站在原地默不作声.

终于.秦逆流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慕小姐.你想要救他们很容易.但需要一样东西來交换.”

慕以柔明白他所指.轻轻的咬了咬下唇.点头道:“好.我便如你所愿.你快放了他们.”

“呵呵.慕小姐怎么这么不通道理.朕得到了想要得到的东西.自然不会食言.”秦逆流微笑摇头.

霍君白心中大急.知道慕以柔是要主动献出自己的身子來换取自己的安全.但与她交合的机会已经让自己得到.后來者再占有她.对修为是不会有丝毫提升的.到时秦逆流一定会大发雷霆.那样慕以柔的命运仍是以悲惨收场.

但他和燕小霞此时颈骨被秦逆流的气息完全掌握.想吐一个字都难于登天.在这一刻.他突然想起在城中界时墨枢所交待的话.连忙将手中一直攥着的玉雕城握紧.心中默念:“机关熊罴.二十只.”

随着他心意一动.在他面前的气流突然旋转了起來.就像用筷子飞快的搅动着原本平静的一碗水一般有迹可循.随着气流的高速旋转.众人能感觉到一阵阵猛烈的波动凭空被释放出來.此时.连周围的空间都开始有了扭曲的迹象.

“嗤..”

就像泛着涟漪的湖面突然被一块落水的巨石所砸碎.一个巨大的熊头从中撞出.咆哮着冲向脸上带有微微惊讶神色的秦逆流.紧接着.张牙舞爪的机关熊罴们蜂拥而出.它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秦逆流撕碎.

“嘭.”“嘭.”“嘭.”

不明所以的秦逆流见到这些木甲和青铜混合制造的怪熊.心中虽然诧异这些怪熊的來历.但心中却并不慌乱.心念一动.蓝色的战气便犹如一条条巨蟒一般弹出.将那蓝的蟒身狠狠的抽在这些扑來的巨熊身上.一时间.木甲残肢.机关碎片四下纷飞.

霍君白心里十分清楚.这些机关熊罴虽然厉害.但这么点数量根本不会对秦逆流造成什么威胁.最多只能将他的注意力稍稍吸引一下.他这样做也是为了让‘秘密武器墨枢’登场有一个铺垫.

将这些机关熊罴打的七零八落.正当秦逆流面露不屑之时.在他背后的空间突然紧绷起來.接着.就像刺破宣纸的浓墨.一柄黑色的剑刃从中吐出.直指他的背心.

这一剑.并不快捷.甚至可以说十分缓慢.就像宣纸上写字的狼毫.一撇一捺.都是那么的从容.

但秦逆流却是毫无察觉.只是眉头骤然起了变化.轩起來的双眉似乎是在质疑什么.又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问題.

这样的表情稍纵即逝.此时.那黑剑的剑尖部分几乎已经挨到了秦逆流的背心.而他却似乎是茫然不觉.

“咔.”

蓝气涌动.一张大手赫然回转.正是秦逆流松开了霍君白和燕小霞.用包裹着蓝龙战气的右手反手一抓.直接将背后黑剑牢牢嵌在手中.

“嗤..”

随着轻微的振动.三根手指几乎是被无声的划落了.那分别是秦逆流右手的拇指.食指以及中指.

“不可能...”不知道是因为突如其來的疼痛还是惊讶.秦逆流的双眼骤然放大.不可置信的吼声响破天际.

但此时用于感概时间并不充裕.一个身穿黑色铠甲.头部包裹着黑盔的身影.精光闪闪的眸子犹如反光的黑宝石.正一剑剑的将手中的黑剑递了过去.

正是机关人墨枢.

墨枢手中的黑剑每递一分.秦逆流便会后退一步.说來也怪.那把黑剑的一招一式并不迅捷.甚至在霍君白和燕小霞的眼中.每一剑的路数都无比的清晰.甚至可以说十分的朴实.每一剑不是直刺便是横劈.毫无技巧可言.

但就是这一下下直刺或者横劈.将武圣境界的秦逆流逼的眉头紧锁.连连后退.

“朕的蓝龙战气是千锤百炼的真气一层层铺就.致密坚韧.身上裹上战气.就算是身入岩浆也可以全身而退.刚才朕的手掌上布上了三层蓝龙战气.居然被这个怪人斩断了朕的手指.他是谁.是谁.”秦逆流一边退.一边从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万源市中医院
泉州医学高等专科学校附属人民医院
四川牛皮癣医院
浙江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山西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