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补天道 二零八 玉簪绾青丝

2019-10-12 21:08: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二零八 玉簪绾青丝

孟帅猛地一拽,把田景莹拽入水底,蛰伏下来。就听嗖嗖嗖,上面的飞箭已经落了下来。

飞箭入水,犹有余力,又往下飞了丈余,大部分钉在湖底。孟帅趁乱将田景莹拖开几丈,有零星箭雨落下,他挥挥手就能拂开,到也不曾受伤。

拂开箭雨,孟帅心中登时安定——以这个劲道来看,最多只是一批弓箭好手,不是劲弩,甚至不是军中的神箭手,人数也不多。从箭雨的覆盖面来看,也就十来个人,看来上面的不是正规军。

想来也是

,这里毕竟也是行宫,真要是把军队调进来,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逼宫。

现在显然还没到那个地步。

既然上面人不多,孟帅胆子就大了起来,这时他力量再次提了起来,抱住田景莹——与其説是抱住,不如説是制住,田景莹慌乱之际挣扎厉害,孟帅只好扣住她的经脉,叫她无法动弹,脚在池底借力,在水中横移了半个池塘。

眼见湖底渐渐往上斜,看来是到了湖岸,孟帅脚下不动,真气在腿下一转

倒腾龙

他的身形拔地而起,破开水面,带着万千碎玉一般的水珠,飞腾而去。

一出水面,孟帅身子更轻,飘飘然钻出数丈,落在岸边。

从他出水到落下,一共三息时间,并没有第一时间遭到攻击,只是在他上升的过程中,几支零星的飞箭从脚下射过,并没有跟上他的度。等他落地的时候,只听到远远地追杀声,连人影都被身后的假山树木遮挡住了。

会如此顺利,一是孟帅卡地diǎn卡的很准,他是知道那些人来路的,出水的地方离着那群人很远,二是倒腾龙的度和高度远常人想象,就算他出水的时候有人现,一时也没能准确的定位。等他跑过第一波攻击,第二波攻击也很难追上来。

暂时摆脱了身后的追兵,孟帅情不敢丝毫放松,带着田景莹东一跑,西一拐,钻入了园林之中。行宫的花草布置的很密,很适合逃脱。只是他人生地不熟,在园林中追逐,并没有什么优势。

这里不是有个主人在么?

孟帅想起田景莹本是园中住客,正要问她,却见她神色苍白,已经昏了过去。刚刚在水下,孟帅也没怎么管她,能救她就是情分,情势危急,那还顾得上其他?

不过想想,田景莹刚刚折腾的不轻,昏过去也是正常,孟帅用胳膊环在她腰上,用劲一压,田景莹哇的一声,吐出几口水来。

孟帅见她醒了,换个姿势抱住她,道:“醒了吗?好diǎn没有?”一面説,一面在山石丛中跳跃,持续奔跑。

就听田景莹呜咽道:“没好……你……你……他们……”

孟帅一面找路,一面快的道:“你先别哭,仔细回想一下刚刚生了什么,你想不起来我告诉你。最重要的要是别慌,别乱。我带你走呢。”接着道,“刚刚有太监找你去,半路上他们要害你,想起来没有?”

田景莹啜泣不止,半响没缓过来,説话语无伦次,似乎随时都会再次昏过去。

孟帅心中略感无奈,知道一时半会儿指不上她带路,只得抱着她乱走,一面竖起耳朵听背后追兵的声音。怎奈田景莹哭泣的声音,若断若续,实在有diǎn碍事,只得道:“别哭了行吗,我还有正事呢。”

田景莹抽抽搭搭,道:“我不想哭的……可是……可是……”突然揪住孟帅的衣服大哭。

孟帅心知田景莹自小到大必然锦衣玉食,又是天赋卓绝,给人捧得金凤凰一样,没遇过什么风浪。因此应变能力和抗击能力都奇差无比。想来当时在封印师会上,她摔茶杯的那个应变也根本谈不上高明,看来她是长于布局,短于应变了。

想当初孟帅不过面上指责几句,都能把她説哭了,何况这样的大事,田景莹没有一口气晕过去已经很了不起了。

这一diǎn要记住了,将来可以利用。

记住之后,孟帅又觉得自己够可以了,身在险地,抱着一个湿淋淋的佳人逃跑,居然还有闲心想这些,可见自己离着正常人越来越远了。

过了一会儿,孟帅觉得怀中的少女哭声渐渐小了,这才试探着问道:“七殿下,你猜是谁下的手?是皇帝么?”

过了一会儿,就听田景莹哑声道:“不是。皇兄不会做这种事。他还有借重我的地方。”声音闷闷的,还带着鼻音。

孟帅diǎn头道:“我也觉得应该不是。毕竟他是皇帝,要动你机会太多了。你是第一次遭到这种事吗?”看她惊惶无措的样子就知道,这肯定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果然田景莹道:“我从没遇过这种事。”

孟帅道:“是了,这个人一定对你早有预谋,看那轿子就知道。但一直在皇宫内院不方便出手,今日到了行宫,皇帝在前面招待贵宾,脱身不得,正是下手的良机。那人既然能使动皇帝身边的太监,极有可能是宫内权势人物,党羽众多,就算在此地也能调集不少人手,又恨你入骨……”

説到这里,孟帅心里一动,已经锁定了一个人物。想来田景莹十分聪慧,对宫中的形势更比自己了解得多,自然也心中有数了吧。

田景莹沉默了一会儿,道:“皇兄在外面宴客,是不是?”

孟帅道:“是啊,来了不少人。你要……”

田景莹道:“你带我去宴会上找我皇兄,他会保护我的。”

孟帅道:“好。这也是个办法,先躲过这一茬儿再説。那你给我指路吧。我给你描述一下我们的所在。我们的左边是……”

田景莹摇头道:“你别描述了。钟毓园我也是第一次来,我不认得路。”

孟帅啧了一声,道:“你真行。好吧,至少我知道前朝在北,后宫在南,咱们一路往北走,总不会绕到天边去。”

既然确定了方向,孟帅走的还算顺利,一路上穿过假山障碍。避过来往宫人,不过一炷香时分,已经看见自己来的那片浮光苑。

来到浮光苑前,已经闻到了淡淡的梅香,孟帅突然停住脚步,道:“我记得我来时,皇帝退到后面去了。咱们是不是要等等?要不然你先藏着,我去给你看看风声。”

田景莹不愿意独处,拉住孟帅衣襟,道:“不必了,只要我在大庭广众下露面,谁也不敢动我。”

就听孟帅道:“好。”

田景莹突然觉得身子一阵滚烫,惊呼一声,现热气是从抱着自己的那人身上传来的,惊叫道:“你于什么?”

孟帅道:“别动,先把衣裳蒸干了。你也是一国公主,堂堂的封印师,怎能像落汤鸡一样出现在外臣面前?如果你自己有真气,就不用我来替你蒸于衣服了。”説着将她放在地上,道,“你会梳妆吗?”

田景莹摇头,道:“我从没自己梳妆过。”

孟帅料想她不会,将她头上饰取下——本来也被水冲得七零八落了,只有一枚衔珠凤钗,一只束的玉簪还留着。孟帅帮她把头放下,用灌注真气的手摩挲着,慢慢蒸着她间的水汽。

田景莹觉得很是不适,微微扭过头,孟帅按住她,道:“别动。我这相当于离子烫,在我的家乡,这种服务一次至少几百块,你这是赚到了。”

过了一会儿,水汽蒸于,头还有些湿润的时候,孟帅将她的一头青丝用玉簪挽了,道:“我只会梳最普通的髻,没问题吧?”

田景莹微微一笑,面色粉红,道:“你怎么会做这些事?”

孟帅道:“杂七杂八,都会一diǎn儿。”当初在飞军府做间谍训练的时候,化妆是基本功,女妆也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用得上。孟帅学过一diǎn儿,但他打心底里不认为自己用得上。

田景莹突然露出一丝笑容,道:“我的妆面也花了吧?既然替我梳了头,劳烦你替我画眉如何?”

孟帅道:“会倒是会。不过我画不好,这样,我去抓一个宫女来替你画。”説着起身,往假山外面张望。

田景莹又是气又是笑,伸手去拉他,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宫中的宫女熬到能画眉的地步,一百个里面也没有一个。你哪里去找?你帮我画好了,画的丑了我也不怪你。”

孟帅张望片刻,又回到她身边,道:“一时找不到人。好吧,这是你説的。”取出自己化妆用的盒子给她画眉,道:“我只有水粉,没有胭脂,一会儿你的脸色不会太好看。”

田景莹道:“当然不会好看了。我一会儿要跟皇兄哭诉被人刺杀的事儿呢,怎么能满面红光而去呢?”

孟帅道:“你要撕破了脸?你可想好了,你虽然是皇妹,又是封印师,地位很是崇高。但你对头势力更大。你手下没人,本身实力也不足为凭,真撕破了脸,对你在宫中生活没有好处,説不定连皇帝也护不住你。”

田景莹道:“我不想在宫中生活了。这回有一个机会,我能离开皇宫。皇兄本来还在犹豫,在许与不许之间,我今天拿这件事説服他,他不得不允。十天半月之内,我就能远走高飞。”

孟帅道:“但这十天半月怕也不好过。”

田景莹道:“一事不烦二主,这些天,你能保护我么?”

哈尔滨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濮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鹰潭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哈尔滨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濮阳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